虞栠| 栠⑻| 怮累| 嗲す| 僮酗鍛| す猀| 鍬阨| 匟昹| 拻茠| 假砱| 螳蔬| 忭嫖| 綿壽| 憐昹| 昹輿| 蝑瓮| 綬鰍| 拫擘| 陔豻| 跡嫌躂| 呦栠| 鰍欸| 蜠蔬| ヶ廖嫌蹕佴| 呦趙| 終瓮| 齊輿廖毚| 詢眧| 酗啞| 痔氈| 欷④| 陝親枎| 假栠| 侂蔬| | 庄倓瓮| 咈譴| | 朊蔬| じ盺| 陝嶺嫌| 腦ь| 還抾| 憐昹| べ旲桋| 絒徶| 陲吨| 湮肮⑹| 幙嵹| 忭譴| 操繒| 埬ぱ綬| 匐珨淜| 嫆冪| 還假| 豻蔬| 挕ь| 淏譴| | 酗佼| 舷慇嫌衵秫綴よ| 劓瓮| 陔す| 拫擘| | 筵刓| б模| 還蔬| 皊笣| 拫擘瘋杻| | 蔬谻| 需阨| | ひ蔬| 禍族| й藺| 陔譴| 鰍伈絢| 陰假| 馨洈| 伔陬| 荻眧| 栠陲| す假| ь剢| 訧笢| 疺阨| 韓刓| 拫擘| 悁傑| 迶そ| 備嗣| 蔬譴| 壹笣| 間ч| 呦濩| 啞窅| 拫畛鍛| 陓皊| | 蹴罣| 假譴| 憪栠| り瓮| 隋綬| 剽韓肅④| 敃栠| 鍬瓮| 犖埭| 醫鰍| 郅模摩| 陝嶺囡酘よ| 啤資| 耋篎| 酗ь| 皊澱| 捇假| 蜊寀| 妀飲| 漆縒| 踱豐よ| 褽碩| 蚗腦| 賽埭| 虞陔庈| | 笳瓮| 菾傑| 樓跡湛も| 晚商| 詢怢| 埬栠庈| 嵹瓮| 譙眲| 膘す| 植趙| 絞芨| 譴Ч| 陔痑| 陔頗| 綿壽| 湛嶺杻よ| 盻抾瓮| 陲昹綬| 藝洈| 抸咺碩| 撳譴| 詢倯瓮| 恅腎| 嘉毼| 踢痰刓| 豪飲| 屢陲| | 攫踞| | 麾笣| 絞倯| 觸す| ⑤漆| ぱ邲| 蜚昹| 籵勍| 囀盺| 鰍倯| 敆埭| 痑笣| 陔罣庈| 跺導| 怮累| 挕鍬埭| 譙輿| 狤蔬| ぱ隅| 鰍洈| 挕哫| 陰栠| 渫笣| 昄碩| 敆喀| 惘猿| 慇躇| 淏譴| 煆栠| 鎮嫌艙| 黨ヱ| 輿皏淜| ず矨| 鰍捶| 欷④| 衾飲| 蔬昹| 塢迖親よ| 挔笳| へ牳| 啞堁鄴| 譙眲| 嘉瓮| 都譴| 笚游| 劼攝杻酘よ| 羲瓮| 控魚| 伎湛| 昹伈絢| 恅瓮| 啞堁鄴| 凅适| 匐珨淜| 霞碩| 沺鍛瓮| 邧賽| 喪族| 遠蔬| 匐鼠刓| 悵秅| 挕傑| 酗ь| 栠陲| 鍬瓮| 嫘碩| 挕捶| 踩鰍| 堁假| 詢晷| す捶| 捇假| 啞堁| 艙瓮| 舷慇嫌衵秫笢よ| 湮逋| 蚗倓| 侐捶| 譴弊| 峆溶| 毞塞| ⑤賦| 繙昹| 刓昹| 腹褽| 隅枎| 繩瓮| 苤碩| 褪嫌ц酘秫笢よ| 攝鎖| 攫踞| 啋覺| 倓漆| 紩鐃檄鎖瑕| | 蟀傑| 朊埶| 蘋迕| 菜蔬| 挔笳| 喟砱| 荎肅| 樓脤| 昄刓| 挕す| 漆猿| 眽踢| 啞刓| 挕犖蹦抭
首頁 > 文匯報 > 文匯論壇 > 正文

【名家時評】誰是摧毀香港良好法治的危險人物?

2019-09-18

劉斯路 資深評論員

香港經常自詡有內地不可替代的優勢,最為重要的是有良好的法治,贏得國際投資者的信心。可是,3個多月來,香港的法治正在被殘酷地摧毀。筆者要強調的是,摧毀香港法治的,不僅是那些肆無忌憚地破壞公共設施的暴徒,更可怕更可恨更危險的是某些道貌岸然者。

手拿鐵棍肆意砸爛地鐵入閘機售票機,用滅火筒消防喉亂噴亂射,甚至點火亂燒,真不知道這些人是何種心腸,如何下得了手?他們缺乏基本的家教,泯滅了基本的人性,成為了幕後黑手的打手和犧牲品。表面上看,他們是破壞香港法治的直接兇手,但是,他們並不可怕。他們搞破壞,他們犯罪,把他們抓了,繩之以法,便是了。有一個抓一個,有十個抓十個,有一千個抓一千個,在7百萬香港人中暴徒總是少數,平暴制亂不是難事。

法官判案出現雙重標準

抓暴徒,香港警察值得一讚,忠於職守,奮不顧身。但是,是否真的能將違法者繩之以法?且看一些荒唐事。港大應屆畢業生、22歲男子杜啟華,7月沙田暴亂當中咬斷警員手指,被控兩項蓄意傷人、一項襲警等罪。儘管控方一再強調,控罪性質嚴重,要求維持宵禁令以免再犯。但署理主任裁判官高偉雄,不僅批准保釋,同時剔除宵禁令,更減免每周到警署報到的次數。

一位65歲退休的獨居老人,日前因不滿「中學人鏈」高呼口號音量過大,疑情緒激動,混亂中傷及一名女教師,令其手指受傷,被控傷人罪。雖然辯方指出,其正領取每個月3,000元的綜援金,社署剛批出一筆金錢去治療牙齒,亦懷疑患有糖尿病,希望法庭予以有條件保釋。但裁判官卻以「案件性質嚴重」為由,駁回申請。

這兩宗案件,孰輕孰重,其實不難分辨。更何況,杜某共有四項控罪,當中一項是涉及《侵害人身罪條例》的第17條,即「意圖造成身體嚴重傷害而傷人」(俗稱蓄意傷人),最高可判處無期徒刑。獨居老人符某雖然同屬《侵害人身罪條例》,但只是第19條的傷人罪,最高只判3年。不論所控罪名的數量還是罪名的嚴重程度,後者都無法和前者相比,但偏偏罪名重的,卻能享受更「優越」的待遇。

非公正執法者破壞法治

為何有這種倚輕倚重的判決怪事?社會質疑一些裁判官不是依法公正判案,而是受自身的政治意識及立場左右。事實上,質疑聲絕非始於今日,暴亂持續3個月以來,該類例子數不勝數。包圍中聯辦並污損國徽的疑犯可保釋,最終審判遙遙無期;但塗污美國駐港領事館,由抓到訴到審僅需3日。黃之鋒涉及參與包圍警總的煽惑罪,裁判官不僅給予保釋,更開恩任由其離境到台北及德國,繼續發表煽動性言論;更有參與非法集會的疑犯,獲裁判官開恩可以離境到台灣;44名犯有「暴動罪」重罪的疑犯,都可以「輕而易舉」地獲得保釋。

筆者認為,為什麼暴亂3個月不止,其中這種「輕判」放出了錯誤信息,使某些犯罪的年輕人收不到警戒,反而被變相的鼓動。試問,這種「輕判」是否對暴亂不止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?試問,這些帶茯Y種立場去做審案的法官,是否更是香港法治的破壞者?若說暴徒是破壞香港法治的惡狗,那麼非公正的執法者破壞法治惡於惡狗!

3個月來,香港市民還可以看到某些反對派議員的嘴臉,他們公開聲稱與暴力行為「不割席不篤灰」,在一次次暴亂中充當暴徒的的保護傘,甚至直接參與打砸燒的行動。這些人,是更陰險的香港法治破壞者。他們長期以來以反共反中央為宗旨,使盡各種手段妄圖奪取香港的管治權,但是遭受了一次又一次的失敗。這回,借助各種外部勢力,不惜「攬炒」要挾國家,其中以破壞香港賴以生存的法治根基為突破口,來摧毀香港的「一國兩制」和繁榮穩定做賭注,其險惡用心可恥可誅!

最後,不能不指出的是,在某些暴徒還在策劃暴亂升級為恐怖行動之際,卻有商家要求對參與暴亂者「網開一面」,令人百思不得其解。對於迷途知返的青年人,當然要給出路,但是也必須在暴亂平息後依法處理,可暴徒要升級為恐怖行動你卻要「網開一面」,到底是要幹什麼?

讀文匯報PDF版面

新聞排行
圖集
視頻
拫藜枆 埡控イ陬党燴笢陑 闋薛碩潰脤桴 控諧 坒囧庈淉葬粒劃笢陑 璉捶嫘部 卼模拻爵碩 滂嘉埶媼⑹扦⑹ 坒囧庈匐ほ繚貌惘瞼
湮肅刓輿部 ц景模埶扦⑹ 匐祭諳 韓踩淜 窅韓盺 酴傑跦控諳 峟赽僱誰耋 痰刓笢瓟埏 邧鏜昹
粕埶Э 韓誰淜 眅牳繚 腹褽瓮 鯡犯 匙栫詢毚淜 糧侍邯 皊倓虞淜笢楊嬴釦咑忔 酴翌褽 冼游淜
https://www.whr.cc/bbsitemap.htm